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极道除妖师:双面二小姐

上架时间:2018-11-30

极道除妖师:双面二小姐 已完结

极道除妖师:双面二小姐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舞小妖 分类:玄幻仙侠

  大婚之日,被长姐杀害,挖元丹,夺符文兽,抢走本该属于她的夫君。   既然命运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,这一世她定叫那些让她生不如死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。   死亡深渊的虹魔,恶毒沼泽的五毒蟾蜍,静寂海沟的双头鲨……   昔日高高在上的大祭司变成了除妖师公会赫赫有名的罗刹王,银色彩羽面具是她的标志。   七岁时山中寻宝,遇上一名奇怪的俊逸男子,竟说:“咱们生个孩子吧?”   月天珞指着自己说:“这位……大叔,你是不是有啥怪癖?”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  “哈哈哈哈!我亲爱的妹妹,是否喜欢姐姐送给你的成亲大礼啊?”

  雷光之中,伴随着刺入肉体的声响,墙壁上大红的“喜”字瞬间被鲜血浸染,显得是那么的讽刺。

  月天珞瞪大着双眼,一脸的不可置信,眼前的这位还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吗?昔日欢笑的场景历历在目,那善解人意的姐姐居然变成眼前这般冷漠决绝的女子。

  是她在做梦吗?

  不,这不是梦!

  “姐……月天莺,你竟然要杀我?”月天珞一把抓住刺入胸口的利剑,不能使之再深入分毫,颤抖的声音揭示着她此刻的内心依旧不愿意相信月天莺的举动,仿佛这仅仅是一场噩梦。

  “我亲爱的妹妹,你没有看错,我的确是要杀你,不仅仅是要杀了你,你体内的元丹,你的符文兽,你的玄冥之翼甚至还有你的九宫七星的除妖师身份,我统统都要拿过来。只要你死了,我就是月氏一族新一任的族长。哦不,以后不会再有月氏一族了,而我是唯一的幸存者,新一任的大祭司只会是我,这以后嘛,也只会是我的血脉。”

  月天莺说这话的时候得意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,继续道:“咱们姐妹情深,你的死他们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上,到时候我只需要对外宣布你练功走火入魔,突然暴毙,想来也不会有任何人怀疑的。”

  月天珞这才发现,她的身上也穿着大红喜炮,小脸一白,顿时明白了什么,似乎又不敢确定。

  月天莺见月天珞脸色大变,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,开口道:“你似乎已经猜到了,也罢,既然你都要死了,我就让你死个明白。”

  随着月天莺声音的落下,窗外轰鸣声不断,听起来不像是普通的雷雨,似乎夹杂着术法的味道。

  “你、你做了什么?”月天珞觉得一阵头晕,视线变得模糊起来,右的食指末端传来钻心的疼痛,那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。

  “哟,妹妹,你的符文兽感应到危险,似乎想出来救你啊!可惜啊,之前你和妹夫……不对,是我的磊哥,你和磊哥饮下的合卺酒中,我放了点东西。所以等会儿你会死的很舒服的,啊哈哈哈哈!”

  月天莺猛地抽出利剑,将剑身上的血迹统统抹在月天珞的喜服上,正欲转身,裙摆被人生生拽住。

  “什、什么你的磊哥?你、你是说星明磊和你是一伙的?你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?”月天珞觉得喉头一阵腥甜,用尽力气才将要出口的鲜血咽下,气鼓鼓的看着月天莺。

  “看来时间差不多了,磊哥,你还要看戏看到什么时候,快点动手吧!只要让我吞了她的元丹,我今晚就能与你双修了。”

  月天莺说这话的时候媚态百生,月天珞这才恍然大悟,咳嗽了几声冷笑道:“我说你怎么进步的那么快,原来是被魅狐同化了,月天莺,哪怕是我死了,你也活不长久,夺来的东西终究不是你的。”

  “啪!”

  “死到临头还嘴硬!”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巴掌声,月天莺蹲在月天珞的面前,用手勾住月天珞的下巴,“星锋王朝第一美人马上就要陨落了,以后我便会取代你的位置。”

  “轰隆隆”如惊雷般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一阵地动山摇,房间内的花烛倒在地上,瞬间熄灭,光线一下子暗了下去。

  “咣当”一声,房门被一阵飓风吹开,借着雷光,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外。

  “磊哥?”月天珞的视线渐渐模糊,但是那人的身影她不会看错。

  “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月天莺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放心吧,月氏一族三百零八口人,除了你,全部死了。”星明磊的声音冷冷的响起。

  月天珞听闻立刻撑起摇摇欲坠的身子,指着门外的人吼道:“星明磊,我月氏一族对你们皇族忠心耿耿,你竟然赶尽杀绝?”

  “哈哈,天珞,这等惨绝人寰的事情肯定不会是本宫做的,凶手嘛……是你啊!”门外闪过的银色闪电瞬间照亮了室内,星明磊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,将手中剩余的五雷轰顶符咒丢在月天珞的脚下。

  “这可是你的独门术法,本宫可做不来。至于这凶器……清幽剑也是你的随身佩剑。”星明磊说完话一脸温柔的看着月天莺,“莺儿,委屈你了,我下手很轻的。”

  “磊哥,我知道的。”月天莺楚楚可怜地看着星明磊,伸出手臂,剑光闪过,鲜红的血液流了下来,她硬是忍着没有吭一声。

  “这是补血丹,吃下去就会没事的。现在跟我去皇宫吧!你可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和幸存者。”星明磊拉着月天莺的手正欲离开。

  “磊哥你先去门外等我,毕竟我和她姐妹一场,让我们话别吧!”月天莺将星明磊轻轻地推了出去,后者在其脸上落下一吻,宠溺地勾了勾对方的鼻子,柔声道:“莺儿真懂事,本宫备好马车在外面等你。”

  “月天莺,历来大祭司成婚之日都是在月府举行,你就是算准了这一点,联合外人灭了自己的族亲?爹娘都白疼你了!”月天珞扯着嗓子吼道,直到这一刻,她仍然不敢相信朝夕相处的姐妹会至她于死地,甚至还要赔上整个月氏一族!

  “爹娘?那是你的爹娘,并不是我的,否则我为何要费心费力地杀了你呢!若不是在无意之间听到钟叔和吴妈说我是捡来的,我还不知道我这堂堂月氏大小姐是个冒牌货!”

  “所以从那时你就开始谋划这一切了?”月天珞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昏,体内的元力不断的在溃散,迫使她根本就不能凝聚元力,逃跑更是绝无可能。

  “好了,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我挖出你的元丹吧!”月天莺说完不再去看月天珞的眼睛,一掌打在她的腹部,炙热的感觉刺痛着月天珞的每一根神经,偏偏她又死不得,若是死了,元丹的元力便会削弱,所以月天莺要在月天珞还活着的时候,挖出她的元丹。

  “你……不会如愿的!”月天珞的手中抓着刚才星明磊洒下来的五雷轰顶符咒,脸上挂着决绝的笑容,“五雷轰顶掉渣渣,不能使用元力,可是我这符咒还能用我的血引爆呢!月天莺,你这个渣女,咱们同归于尽啊!”

  “轰!”

  随着月天珞用自己的血引爆五雷轰顶符咒的瞬间,一声巨响赫然间在月氏一族的府邸上空炸响!

  此刻的星明磊哪里还顾得上接月天莺,早就驾车慌忙的朝着来时的路途逃窜。

  在狂风落雷之中,临死的月天珞还拽着月天莺的裙摆,脸上挂着嗜血的笑容,随着一道落雷从天而降,一切归于虚无……

  偌大的府邸顷刻间毁灭,天地之间元力奔涌,狂风落雷席卷了整个府邸,地动山摇之间,连带着不远处的月落山也被落雷轰出一道道巨口,山石滚滚,从此以后,月府不复存在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