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凶残娇妻:总裁爱不完

上架时间:2018-11-23

凶残娇妻:总裁爱不完 已完结

凶残娇妻:总裁爱不完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琉璃姑娘 分类:总裁豪门

家族灭亡,感情遭到背叛,面容被毁,黎涣的人生在这一刻,发生翻天覆的变化。 以全新面容归来,为了组织也为了自己,她要让那个负心的男人一一偿还。可当真相解开时,又是谁的守护与诚挚,成就了一世情缘。 黎涣:我这一生,坎坷波折,以为无依无爱,却不曾想,只那一人,是我此生的劫,却也是我最温暖的港湾。 顾长源:“阿涣,若此生不能护你周全,便让我生生世世为你生,为你而灭,至死不休。”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雪下的很大。每到冬天的时候,沽城总是被茫茫大雪覆盖。

黎涣赤着脚在雪地上走着,整个人失魂落魄,头发散落在脸上,和泪水粘在一起,瞳孔涣散地望着前方。

她刚刚从顾长源那里出来,本来是高兴地去的,哪知道,一推开房门,便看见那两个人衣衫不整地抱在一起。

即便是走出来很远的距离,黎涣似乎还能听见自己当时那满是伤痛的质问,她不相信顾长源会这么对她的。

明明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她黎涣,不是么?

她的失态,在那一男一女的眼里应该很可笑吧。

顾长源怀里那个妖娆女人的话此刻仿佛还在耳边回响,“你也太自信了吧,即使有几分姿色,也不能要求长源一直喜欢你啊。”

她眼里的不屑是那么的明显,不加丝毫的遮掩。

视线有些模糊,黎涣仿佛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再次在眼前上演。

她以为凭他们这么久的感情,顾长源会替她在第三者面前辩驳几句,哪怕只是做戏。

可事实却再次给了她一记耳光,顾长源非但没有替她证明正牌女友的身份,反而当着那个女人的面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逼迫她的目光直视他,然后薄唇轻启:“愚蠢的女人,真把自己当回事了?我不过是玩玩而已。”

玩玩而已,他只是玩玩而已,而她却当了真,失了心。

如今,他的怀里有了新人,她便只是个愚蠢的女人了。

然后在顾长源将那个女人再次拉入怀里的时候,她便转身跑了出来。

冰冷的雪将黎涣的脚冻僵了,她再也迈不出一步,在路边蹲了下来。

她记得第一次听人提起顾长源时,对他所作的冰冷无情,男女不近的评价。

但真正见到他的时候,她惊叹,世上竟有如此男子,长相和身材均无可挑剔,仿佛是一件最成功的艺术品,而那通身的气派,竟也不似凡人。

后来阴差阳错和他在一起了,那些日子可能是她二十年来最快乐的日子了……

寒冷和痛苦交杂而来,黎涣感觉到浑身疼痛难忍,脑袋也昏昏涨涨。

她想回家,虽然没有了爱情,但是她还有亲情,还有在等她回家的家人。

强忍着身体的不适,走到路边,拦了辆的士坐了上去。

“师傅,到小鱼山。”

到了后,黎涣沿着路走上去,虽心情低落,却想着等会还是先别告诉他们她和顾长源的事,免得他们担心。

她才走了一段路,却见不远处燃起了大火,她心里一惊,清楚地知道那个方向有着什么,脚步再也慢不了一拍,赶紧朝着那方向跑去,却猛地停了下来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她家的别墅,已处在一片火海之中,熊熊燃烧的大火染红了一片天,更以摧枯拉朽之势让黎涣整个人瘫软而濒临崩溃,她目光缓缓移动,看到了那个人。

不远处高地上站着的,正是顾长源一行人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刺黎涣的鼻尖,她感觉脑袋发晕,好想冲上去与那人同归于尽,腿却麻木地动不了半分。

有一个人从后面拖住了她,是管家林叔!

“大小姐,赶紧走吧,董事长和夫人……赶紧走,小觅已经送走了,咱们黎家就剩下你们两个了。”林叔温和的声音中是从未有过的慌乱和绝望。

“林叔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黎涣听见自己沙哑地不成样子的声音从喉咙发出。

“别问这么多了,你那个男友顾总,是黎家大仇人啊,小姐快走吧。”林叔老脸上已经泪肆横流。

“不!我要跟他拼了!”黎涣说着就要朝着那里跑去。

“别犯傻了!走啊!”林叔将黎涣推搡着塞上一辆车,看着火势越来越大,黎涣第一次觉得,完了。

巨大的悲痛让她近似发疯,她拍打着车窗:“停车!”

没等司机停车,她就起身去抢方向盘,车歪了方向在马路上偏斜,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,让黎涣眼前一闪,陷入了黑暗……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皆是好闻的香味,黎涣缓慢地睁开眼睛。

“你醒了?”好听地犹如天籁的男声传进黎涣的耳朵,她转动眼珠去瞧他。

“我在这。”

男人走近了些,好让她能够看得到自己。

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,一头银白的发丝,眼珠如琉璃般熠熠生辉,鼻子挺翘地犹如外国人般,面孔却偏偏是一副东方模样,薄唇扬着好看的弧度,这容貌,绝对胜过任何一个金马奖影帝。

黎涣有些呆呆地看着他,男人不禁一笑:“被我的美貌惊呆了?”

黎涣没有说话,紧接着,昏迷前的所有事情开始如放电影一般地涌入她的脑海,她痛苦地皱起了眉,挣扎着想要起来。

苏冕过去扶住了她,缓声说道:“你才刚好,不要想那么多了。”

黎涣抓住他的手臂,哭喊道:“可是,我的家人都遇害了,还是我男朋友做的,我……我……”

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美丽的眼睛中难忍的痛苦让苏冕心疼,他拍着她的背,轻声道:“我知道,好了,那些都过去了,如果你想回去报仇的话,我可以帮你的,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

他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,黎涣竟静了下来,因为太累,她躺在床上闭着眼装睡,苏冕便出去了。

黎涣的脑袋里将这些事梳理了一遍,却怎么也不明白,为什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,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很是虚弱,不一会又睡了过去。

当黎涣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苏冕正坐在她的床前打量她的脸,见她睁开眼便开门见山。

“现在,我要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,你这张脸伤的太厉害,要重新修复成原样很难,但也不是不可能……”

“那换一张脸是不是要更简单些?”黎涣抢了他的话。

苏冕挑眉望着她,“哦?”

黎涣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想换一张更加漂亮的,一定要很漂亮的脸,你可以帮我吗?”

换一张脸,换一个身份,换一个人,从林叔将她塞上车的那一刻起,黎涣就没想过,就这么算了,黎家十几条人命,让她余生都无法再安心。

“ofcourse!如果你想的话,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新的身份,谁也不会再认出你,当然,除了我。”苏冕的声音在黎涣的耳边响起,她突然有些疑怔,想了想,还是问道。

“你有多厉害?”可以连顾长源也不忌吗?

苏冕歪着头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嗯,其实,也没有多厉害……”他突然靠近她,声音中带有丝丝暖意,“不过保护一个女人,绰绰有余。”

他说完便又起身,黎涣的心在他靠近的那一刻十分的紧张,紧张又压抑,但明明他表现的是那么轻松。

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人,黎涣在心里对自己说道,她再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本选择单纯和天真了,纵使她常常识人不清,也知道面前的这个人,绝对不简单。

“你这么帮我,需要我回报什么?我现在一无所有。”黎涣问道,任何付出都是以索取回报为前提的。

“救你只是顺手,至于需要你付出什么样的回报,你以后就会知道的。”

对于黎涣的防备,苏冕并没有多说。他自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,哪怕他以前就见过这个小女人。

黎涣惊讶地望着他,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,她不喜欢苏冕这样的话,那会让她觉得背负了一个沉重的包袱,但是目前除了应下却是别无他法。

“那么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,或者你想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真的可以拥有一个全新的身份,谁也认不出来?”黎涣感觉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像是在梦里一般,很快,自己就要变成另一个人了。

“嗯。”苏冕说着,走到旁边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本书,上面记载了无数的植物,他纤细修长的手指翻开其中一页,递到黎涣的面前,说道:“叫这个名字,可好?”

黎涣的目光触及到那两个字:罂粟。

她艰难地扯开嘴角一笑,道:“好。”

苏冕给黎涣安排的手术在明天,现在黎涣已经勉强可以下床了,只是身体还是有种支离破碎后被重组起来的感觉,虽然都拼接到了一块,但总怕哪一时刻就忽然散架掉。

黎涣走到镜子前,看着镜中的自己,面部除了眼鼻口,几乎都被白布包裹着,而那双曾美过星辰的眼睛,此刻透出一股死气的苍白与灰芜,还有浓浓的仇恨在喧嚣着:顾长源,我不会原谅你,永远,你会遭到报应的!

那双眸子渐渐变得冰冷……

“我带你出去看看这里吧,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。”苏冕开口说道,没等黎涣答应,就叫佣人拿来了一辆轮椅,将黎涣扶到了上面,推着黎涣出去了。

出了长廊和楼梯,眼前一片开朗,绿油油的草地和不远处的湖泊映入眼帘。

“这里是贝特里庄园,在法国东南角的一个位置。”苏冕介绍道。

“是你的家吗?”黎涣问道。

“家?哦,不,当然不是。”苏冕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否认道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