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妃常宠爱:世子,请自重!

上架时间:2018-03-01

妃常宠爱:世子,请自重! 已完结

妃常宠爱:世子,请自重!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喵sir 分类:穿越架空

天道轮回,含恨重生。 当楚琉光手撕渣人无数,正靠在美人榻上大呼痛快,某纨绔居然不经通禀就擅自闯入她的闺房。 “光儿...我思想前后了一番,感觉咱们的盟约上少了一条。” “哪一条?你说来听听。” “婚盟!只要光儿嫁给了我,咱们之间的盟约才是最为稳靠的,我也是为了光儿着想啊,不如现在就把这点落实了如何?” “唔...” 楚琉光来不及出声,娇嫩的红唇就被来人俯身封住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不!不要!”

楚琉光猛地一声惊呼蓦然惊醒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额头上的冷汗,连带着几缕被打湿的发丝,黏在一张面色惨白的小脸上。

“郡主这是怎么了,可是又梦魇了?”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关切之声,楚琉光睁开眼,就看见曹嬷嬷撩开绣床的帷幔,端着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参茶。

看清来人是谁后,她才安下心,逐渐清醒,“姑姑别担心,我无碍的。”

在曹嬷嬷的服侍下,楚琉光倚在绣床上,喝下了半杯参茶,便摇头推开了。

这屋子的摆设,还是她未出嫁前时的模样,绣着青翠竹叶的薄纱帷幔,依旧素洁清雅。斑驳细碎的阳光,穿过雕有精美图案的木窗缝隙,在地面上投射出点点光影,窗子旁的一个玉制的香塔中正焚着一支月桂香,清甜的烟雾氤氲飘出,慢慢的潜进屋内的每个角落。

几天前,从楚琉光睁眼的那一刻起,居然发现自己身处在母家,一切环境事物都还停留在她十一岁的时候。至今她都不敢相信,自己竟又回到了从前,仿佛那铭记在脑海中的所有痛苦与忿恨,都只是一场噩梦。

楚琉光勾起唇角,一抹无声的冷笑从旁划过,“呵,重生吗?”

无论是不是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回来了。

回想起前世她识人不清,认贼做母,听信小人谗言,害的那些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命丧黄泉。

自己苦心经营视若良缘的婚姻,到头来只是别人精心策划出的一场阴谋,怀胎数次都无故流产,想不到那迫害她的真凶竟是待如姐妹的闺中密友白柔玉。

这一切都是她楚琉光亲手造成的,还能怪谁?

她八岁那年,在去城郊陵园祭拜娘亲的路上,遇到几个歹人,那些人见赶路的人家车马华丽富贵,便心生贪婪。楚琉光随身带着的下人不过几个,且又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眼看自己就要陷入危难,正巧被返京任职的漕运副都统白为胜所救。

那白为胜有个嫡出的女儿叫白柔玉,也在随行的队伍之中,许是怕楚琉光因为先前的事害怕,白为胜特地招来自己的女儿,同她共乘一辆马车。

白柔玉本就能言会道,心思灵巧,不过一会功夫,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很快就玩到一起去了,本是一段心惊胆颤的路程,也在二人马车传出的欢声笑语下显得不再那么沉重。就这样,楚琉光同白柔玉结为了手帕之交。

一年后,朝廷上新政推行,白家很快被查出贪污受贿,私铸钱币等数项谋逆的大罪,黎皇大怒,下命处死白氏宗族内所有男丁,女眷一律贬为奴籍收押于奴役司内,无限风光的白氏一族就此陨灭。

闺中好友家道突变,没日没夜的在怒意司那苦寒之地遭罪,楚琉光岂能坐视不理?于是她不顾自己父亲的数次阻拦,执意进宫苦苦央求她那高高在上,手握杀伐大权皇帝舅舅,只盼着能赦免白柔玉救她出来。

黎皇黎南渊和楚琉光的母亲凤岚郡主黎霜本是表兄妹,黎霜自幼同这个表兄的关系是极好的,黎皇能如此顺利的荣登大宝,有的不单是贤德之能,若无黎霜的母家安炀王在背后的支持,恐怕还要在几经波折。念在对安炀王一家子的恩情,黎皇无奈的下了道旨意,撤去白柔玉的奴籍,贬为庶人。

楚琉光觉得能救白柔玉脱离那苦海就是万幸了,她欢天喜地的把白柔玉从奴役司接了回来,吃穿用度事无巨细,不知道人的还以为楚府里什么时候又多了位嫡小姐呢。

白柔玉高枕无忧的在楚府里度过了几年的好日子,她年长楚琉光一岁,这及荓之龄早已过了。只因她是罪臣之女,身份尴尬,年过十六却还无人说媒问亲,府中逐渐流言四起,说她乃是不祥之人。

楚琉光为此棒杀了不少乱嚼舌根的家奴,到她谈婚论嫁时,更是怕娘家之人怠慢了白柔玉,在曹嬷嬷百般劝说下,楚琉光都充耳不闻,毅然决然的带着白柔玉一起嫁入夫家。

可是有些人偏偏这样以怨报德,纵然她掏尽心肺,那人也不满意,多次下药致使她腹中的胎儿无一存活,引诱她那好色成性的丈夫王宇轩,教唆他去侵吞自己娘家资产。

楚琉光的身子早就被那些虎狼之药过度作践,整个人都废了,她看着那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在自己面前缠绵恩爱的样子,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们的肉,啃他们的骨。

终是一日,她活着再没有任何价值的时候,白柔玉端着一碗药汁,妖娆得意的走到她跟前,她无力抵抗,滚烫的药汁顺着她被撬开的嘴灌进了喉咙,灼伤了她的嗓子也灼伤了她的心。

药力很快发作了,黑色的血液不断从楚琉光的口鼻流出,忍受着非人的疼痛,她艰难的抬起头,双目悲愤的望向站在床边昔日姐妹。

“为...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楚琉光沙哑的嗓音配上这副丑样子,让白柔玉嫌恶的皱眉,她从袖中抽出一方质地做工均为上等的丝帕,轻轻压了压脸上的精致的妆容,慢悠悠的启了双唇。

“我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官家女子,一下跌落成供人驱使的卑贱奴婢,即使皇上撤去了我的奴籍又如何,这身份还不是一样的低贱!你贵为郡主,你的皇帝舅舅又那么疼你,你却连让我摆脱庶人身份的能力都没有!我看你分明不是真心对我,丝毫也没为我着想过!不过你就要死了,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了,哈哈哈。还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呢,你那三妹妹为了讨好铭王助他上位,拿了自家父亲当作垫脚石呢,可惜了楚大人死后居然背上了结党营私的罪名,这下你也不过是一个罪臣之女了,哈哈哈...”

父亲!她那无辜的的父亲啊!

楚琉光在白柔玉疯狂的笑声中,慢慢闭上双眼。

她好恨,恨那些狠毒的恶人,这次她一定不会在放过他们。

那个人前伪善,实则心如蛇蝎的姨娘贾氏,还有她那个挑唆是非,为了一己之欲,竟可以心铁石心肠的置至亲于死地的女儿楚飞霞。楚琉光可记得她前世活成那般田地,这对母女可在背后推波助澜了不少。

如今上天怜悯,她重获新生,好在一切都未到不可掌控的局面。这一世,就算让她为恶,失去全部,她也要拼死守护住一切,将那些伤害过她的人,一个一个送进推进死亡的深渊。

“我的郡主哎,您这身子刚好点,怎么能在风口站着呢?”

不知不觉中,楚琉光走到了窗口,一阵凉爽的风迎面吹来,到让她从深深的回忆中转醒,曹嬷嬷拿了件披风罩在她身上,扶着她上了美人塌。

看着曹嬷嬷慈祥的面容,耳边听着她因关切自己而有的絮叨之语,楚琉光觉得这样真好。

听了曹嬷嬷好一阵子嘱咐,她才出声打断,“我记得嬷嬷是有腿疾的,回头还是让府医好好诊治一番才是,您是伺候过娘亲的人,又是看着我长大的,我身边可离不开您。”

曹嬷嬷愣了一下,眼圈微润,小主子这是头一次同她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。自打贾姨娘进门后,楚琉光就越发的和她不亲近,连带着伺候过主子的柳姨娘,也一并疏远了起来,反而和那个贾姨娘倒好的如亲母女般,事事听从依顺她。

她久经沧桑,早就炼就一双识人擅辨的眼睛,从瞅见贾姨娘的第一眼,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没安好心,那双看似和善的眼睛里总是露出几分狠毒之意。

也不知道她使了手段,前阵子楚琉光跑到楚天铎面前哭闹,说是楚府不可一日无主母,贾姨娘带她如生母般疼爱,请求楚天铎抬了贾姨娘的身份,以继氏的身份掌管府上的事宜。楚琉光此时才十岁多,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想必是有人背后唆使的。

犹豫再三,曹嬷嬷还是开了口,“郡主,关于那给贾姨娘抬身份的事,您还是要再多做考虑啊,老爷与夫人夫妻情深,在夫人逝世后,老爷就立誓今生不再续娶,就连当初纳贾姨娘进门,为的也是能有个世家之女照顾您啊,她虽然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,但就庶女这一身份她也是没有资格成为正室的,况且老爷有誓在身,您这么做,不是让老爷食言与自己,对夫人不忠嘛。”

听到曹嬷嬷的话,楚琉光不禁红了眼眶,自己前世受贾氏蒙蔽,顺着她的教唆,干了不少混事,以死胁迫楚天铎抬她身份,让一对贱人母女从庶变嫡,压在她身上作威作福,听信了她们的花言巧语,认为母亲的死都是母亲身边之人照顾不周所致,刻意苛待疏远她们,自己还真是蠢钝。

想到这里,楚琉光抬手安抚着曹嬷嬷有些激动情绪,神情很是认真,“嬷嬷放心吧,尊卑有别,我如今晓得了其中的利害,绝不会再做出什么不该之举了。”

见楚琉光听进自己的劝说,曹嬷嬷连连双手合十向天祷告,嘴里念叨着“老天有眼,夫人保佑,小郡主终于懂事了”等字眼。

她念得声音很小,可楚琉光还是听到了,看着草嬷嬷如此,她心中泛起阵阵苦涩。

猜你喜欢